Astro青少年羽球赛圆满落幕·马羽迈入栽培好时代

  报道:李锦财

  摄影:陈敬晖

  (吉隆坡22日讯)大马国家青少年羽球队总教练关义明表示,现在大马羽球运动进入一个栽培青少年球员的好时代,因有许多俱乐部和Astro等公司和企业都致力于培养球员,但碍于资金这一个老问题,培训始终未能达到极致。

  本届Astro青少年羽球锦标赛(15岁及以下混合团体赛)星期日于武吉加拉冠军体育馆进行决赛,关义明因此来到现场考察球员,而《星洲日报》作为自2012年开始举办的Astro Kem Badminton(Astro羽球训练营)的合作伙伴,在比赛现场对关义明进行了访问,与他谈论有关大马羽球运动基层的发展。

  关义明:Astro办赛让国羽更易寻苗

  询问关义明Astro的培训计划是否对国家队有帮助时,他说:“肯定会有帮助,Astro的羽球训练营和青少年羽球锦标赛可以让全国的青少年球员参与,这让我们更容易去发掘有潜质的球员。其实,我们在过去几年挑选12岁的球员进来到国青队选拔,基本上有70%的球员出自Astro的培训计划。”

  “我们每一年都会召入12名球员,各6男6女。有些球员在他们13或14岁的时候还没开窍,所以之前没被选入国青,但通过这个比赛(ASTRO青少年羽球锦标赛),我们能再次观察这些球员,表现有进步的可以来多一次选拔,我们会再次进行筛选,这些之前落选球员还是有可能被选入国青队。”

  关义明表示,被选入国青队的球员若表现不佳,还是会被淘汰:“我们所选的12人会在隔年升上另一个组别,但他们若是表现不好还是会被替换,因此在13至15岁阶段的球员在进入16至18岁的阶段时,我们还是会再次进行选拔。

  “我们在今年还有两次选拔,第一个是在10月12至16日,这个是选12岁的(加入13至15岁阶段队),接下来是21至27号,这个是选15岁的(加入16至18岁阶段队)。”

  KSKBC A成功称霸

  而在今日的决赛,KSKBC A以3比0击败TACTICAL WINPRO羽球队,成功夺得冠军并带走6000令吉的奖金;而TACTICAL WINPRO BADMINTON TEAM则收获4000令吉的奖金,成功晋级半决赛的队伍也各得2500令吉的奖金。

  关义明:俱乐部扮演重要角色马羽基层发展持续进步

  大马羽球运动目前的基层发展究竟处于哪种状态,相比起以前又有什么变化?关义明表示是持续取得进步。

  他说:“我感觉这两年的球员质量都有提高,这得感谢很多俱乐部栽培球员,新万博体育一些球员没有被选入国青,但他们还是在俱乐部接受训练。现在大马羽球运动进入一个栽培养青少年球员的好时代,有很多俱乐部和教练大量出现,助羽总栽培和提供了很多好的苗子。”

  关义明也提到了紫盟羽球青少年联赛,表示这个联赛也给了栽培青苗一定的帮助。

  “所以,相比起以前,我认为现在羽球基层的发展是越来越好,我们在选材方面更广。之前是很多好的球员,但却没有平台让他们被发掘,因此最后没有进入国家队,这不免让人感到可惜。”

  寻才不能仅限于主要州属

  当然,世事无完美,关义明在谈到发展基层还必须的地方时表示:“我感觉有很多活动不能只集中在吉隆坡、雪兰莪、槟城和柔佛等主要州属举办,应该也要在比较偏的地方如东马和吉兰丹进行,去一些小地方推广羽球,这样这些地方的父母才会鼓励孩子投身羽球运动,而有了更多人参与,我们就能有更多的选择。”

  坦承马俱乐部实力不够雄厚关义明:欠缺资金是主因

  接下来,在谈到大马发展基层和日本或印尼等不断有实力出色的青年球员涌现的国家有何差别时,关义明说:“差别就是大马的俱乐部实力还不够雄厚。”

  “我们和其他国家的选材基本是一样的,但其他国家如日本在选出球员后,就会分配给各国公司或企业,而这些公司或企业会赞助这些球员,球员会代表这些单位去参加比赛,以达到宣传和打广告的作用。而在未来,一旦这些球员没有被选入国家队,也能为这些公司或企业打工,这是一个双赢的策略。”

  “最重要的是,这些青少年球员有了公司和企业的资助,可以出国参加许多比赛,大家可以在世界各国看到他们的身影,他们自小就积累许多经验,往后一定会达到一定的水平。其他国家也有这些强大的公司和企业在资助,如印尼就有DJARUM和Blibli,还有各种各样的例子。”

  “而在有充足的资金之下,他们培养球员的人数都比我们多,所以说若要搞基层,资金是一定要有。”

  询问关义明国青队的球员一年大约参加多少比赛,他说:“国际赛加上国内的比赛,球员至少一年有6至8个比赛,我对这个数目不满意,毕竟比赛当然是越多越好,多一点比赛就能快一点成熟。”

  国家队新血仍不够

  在大马羽球传奇李宗伟退休、两支里约奥运银牌组合男双吴蔚昇与陈蔚强、混双陈炳顺和吴柳莹退出国家队的情况下,加上羽总也实施“计划24”,国家队急需补进有潜质的新血,询问关义明在面对培训的重任是否感到重大压力时,他坦承是有压力。

  他说:“压力是肯定会有,所以我希望每一年召入12个球员的数目得增加,这个数目实在是太少了,试想想在组成4个双打后,还剩下多少单打球员,这样看来人数是明显不够,外面肯定有漏网之鱼。我觉得理想的数目是20个,但资金方面却不容易解决(球员的住宿、膳食和器材等费用),我们需要寻找赞助商。”

  “我现在手下是有60位球员,当他们到了18岁时,若水平未达标,因此没被国家队选上,他们就会被淘汰。而在进入国家队后,他们至少会被训练3年,到了21岁时才会有一定的水平。所以当一名球员来到18岁时,照理说是得夺得亚青或世青赛的冠军,毕竟他们已到了加入国家队的年龄,不会继续接受国青的栽培,若不能夺冠,就会被淘汰。当然,若国家队认为有一些球员是值得继续培养的,那他就有机会留下。”

  因此,关义明是希望国青在选拔时能召入更多的球员,这样才有更多的机会培养出更多顶尖的选手。